推荐新闻
销售热线: 4008-888-888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二类 >

萤火体验:他们改变2229所幼儿园,留守孩子说“

体验官 | 祁十一
 
媒体人,专栏作者,现居于大理。
 
体验项目 | “支持农村幼师成长”项目
 
体验时间 | 2019年4月14日-17日
 
编辑 | 秦旭东
 
运营 | 黄夏雯 刘静
 
出品 | 腾讯公益 腾讯新闻
 
生长在偏远乡村的孩子,一生的命运是否在人生之初就被决定了?困扰中国社会的留守儿童问题,又是否会加剧这些孩子命运的悲凉?
 
这些问题的答案,曾经于我而言显得飘渺遥远,但探访了乐平基金会在云南大理祥云县的几所乡镇项目幼儿园后,我仿佛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门,看到了教育公益所能带来的改变。
 
“我有妈妈啰,我有妈妈啰!”
沙龙镇距离祥云县不到10公里,镇子只有一条主街,幼儿园就在集市不远处。每天早上8点左右,在幼儿园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中,你鲜少能看到衣着亮丽的年轻人,来送孩子的大多是爷爷奶奶们,穿着简朴,脸上黝黑苍老。
 
 
这是中国很多乡村的样貌缩影:年轻人外出打工,镇上和村里留下的,多是老人和孩子。这个幼儿园257个孩童中,一半左右都是留守儿童。这也意味着,有一半的孩子在出生后不久便与父母分离,在缺少父爱母爱的环境中生长。
 
5岁的小萱脸圆圆的,微胖,留着西瓜头,活泼爱笑。她出生不久父母便去广东打工,一直由爷爷奶奶带大。去年,她的父母离婚了,母亲仍在广东打工。
 
孩子多是不设防的,对于陌生人的到来表现出新奇与欣喜,眼睛里放射着喜悦纯真的光芒。小萱常常跑过来抱抱我,闻闻我身上的味道,说:“老师你身上好香啊!老师你的项链好漂亮。”有时我走过她的身旁,她会用手指指自己的头,眼神里满是期待,我便揉揉她的小脑袋,她开心地摇晃起来,仿佛得到了至深的满足。
 
小萱出生6个月时便被诊断患上恶性肿瘤,爷爷奶奶坚持治疗,家里花光所有积蓄,向亲友借债,终于把孩子保了下来。贫穷与病患的打击之下,他们对于孩子的爱丝毫未减,那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 
小萱总是对班主任姬艳云老师说:“我是奶奶带大的,长大了我要养奶奶。”但你仍然能在一个个瞬间,感受到孩子对母亲的天然渴望。有一次,在学校操场上,小萱仰着头请求姬老师抱抱她,姬老师说:“你现在大了,长胖了,老师抱不动了。”她仍然恳求:“老师你试试嘛,试试嘛。”姬老师抱起她时,她突然搂住老师的脖子,开心地大喊:“我有妈妈啰,我有妈妈啰!”
 
而在园长杨仲冬多年的观察中,留守儿童大多呈现出两种特征:要么过分任性,要么十分怯懦胆小。如果能有十分爱护照顾他们的爷爷奶奶或其他亲人,情况会好些。
 
广西师大教授侯莉敏是多年研究农村儿童教育状况的学者,也是乐平基金会的专家顾问。她的研究发现,留守儿童如果能有稳定的照料者,成长会平稳很多。如果缺乏生存的持续照顾和情感的持续互动,则可能会在身体与心理两方面发育迟缓,表现得更为木然。
 
被爱的小萱是活泼的,但在内心深处也是有巨大缺失的,而更多的留守孩子,情况或许更为糟糕。正如侯莉敏教授的研究所述,农村孩子在自我调节、认知发展、情绪发展、执行功能方面弱于城市幼儿,且存在显著差异,而留守儿童比非留守儿童的情况又更为严重。
 
仅仅是在10多公里外的祥云县城,我在城南幼儿园里就看到更为活泼灵动、更有自我意识的孩子,与乡镇幼儿园孩子存在很大差异。
 
 
沙龙镇幼儿园里,每个班级的毛巾、拖把等卫生用具都做了明确分类,这都是幼儿园老师经培训后开始的严格管理
2013年开始,在政府的推动下,中国普遍在乡镇一级办起了公办幼儿园,但在更多政策不能覆盖到的偏远乡村,没有幼儿园,或者只有条件比较差的民办幼儿园。
 
原本就短缺的教育资源,又集中向城市和区域行政中心聚集状,在乡镇、村级幼儿园的儿童能够获得的学前教育质量难以保证。然而每个儿童的成长不能等待,出路到底在哪里?
 
曾经光秃秃的校园,如今成了孩子的乐园
怎么让乡村孩子拥有高质量的学前教育?如果父母不在身边,怎样让留守孩子们也拥有快乐的童年?乐平基金会在探索一种公益机构干预乡村学前教育的方式。
 
最初在2011年,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与北京小橡树幼儿园启动合作,共同探索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案。乐平将研发的适合农村幼儿园的教学内容和方法,免费提供给乡村幼儿园,为乡村儿童提供绘本故事、音乐与儿歌教育等内容促进孩子们的发展。
 
 
祥云县下庄镇幼儿园里,小班的孩子们在玩乐平投放的积木
但最重要也最难的,是如何将这些教育内容真正带到乡村。“在城市,幼儿园老师给孩子们讲故事、家长每天晚上给孩子们来一个睡前故事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但在农村,这些事情很难。”乐平早教事业部项目官员刘珂告诉我,很多乡村幼儿园老师都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幼教训练,可能以前是小学老师,甚至只是初中毕业生;孩子的父母要么出去打工,即便留在家里,也不一定有精力和能力教育孩子。
 
而这也是乐平切入农村学前教育的入口:带去绘本和音乐儿歌,培训乡村幼儿园的老师,让他们能够以孩子们喜欢的方式去讲故事、唱儿歌,让孩子们在儿歌、音乐活动中获得充分发展。正如日本教育理论家木村久一所说:对于幼儿而言,没有比故事更重要的了。
 
抵达祥云的第三天,我和刘珂坐了一个小时的巴士,去往下庄镇幼儿园。90后的刘珂已在乐平基金会工作五年,这五年里,她每个月都会坐着火车、汽车,前往项目支持的乡镇幼儿园,带去新的知识和信息,了解幼儿园建设、教学方面的进展,她还会定期带着乐平组织的专家顾问团队,去给老师们做培训和指导。
 
在下庄幼儿园,我们听了一堂中班孩子的绘本故事课《古利和古拉的神秘客人》,这是乐平根据中班儿童发展特点筛选的优质绘本故事。电视屏幕上投放出生动可爱的画面,田鼠古利和古拉面对巨大的脚印陷入沉思:是谁,走在去他们家的路上?从悬疑开始的故事,吸引了孩子们的好奇心。
 
普芳老师跟随着故事情节,提出一个个问题,孩子们你争我抢地给出答案。活跃的孩子总是那几个,平静的孩子也常常沉默。但偶尔,会有一两个沉默的孩子鼓起勇气举起手,结结巴巴地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 
 
下庄幼儿园老师普芳讲绘本故事前会先来一场游戏,以让孩子们进入生动的故事世界,这都是她从培训中掌握的
“对于表现积极的孩子,可以适当地让他们展现,因为即使你没有注意到他,他自己都会表达出来;但是对那些不太积极、很沉默的孩子,倒可以更多地鼓励他们。”课后全园的评课会上,刘珂建议普芳,“除了让他们多回答问题外,还可以安排他们坐在更容易被老师注意到的地方。”
 
“不要小看这些不发言的孩子哦,他们有的回到家后,会像摄影机一样把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复述出来,很厉害的。”刘珂告诉老师们。
 
除了教学,乐平支持的学前教育发展项目还会关注幼儿园的环境建设。如何营造适合孩子的园区是一门大学问,儿童是敏感的,一棵树一朵花都可能触碰到他们的内心。
 
沙龙镇幼儿园杨园长说,他们在2013年建园时,没考虑到孩子的天性,校园里光秃秃的。后来在乐平项目的支持下,去别的城市幼儿园参观后,回来就开始改造。沙坑、起伏的小坡、山洞、绳梯,这些多变的自然形态,立刻成了孩子们的乐园。
 
在下庄幼儿园,刘珂每一次来都能惊喜地看到环境建设的进步。如今,走廊上已从最初的空白变成一个儿童乐园,养着植物,摆放着玩具,贴满了孩子们的手工和图画。
 
 
下庄幼儿园中班门外的走廊上,摆满了动植物,以让孩子们观察自然万物的变化成长
今年,乐平的乡村学前教育质量提升项目已覆盖到甘肃、湖北、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青海、河北7个省份的2229所幼儿园,为这些幼儿园带去了绘本、音乐教程,也培训了当地的骨干教师团队。在项目的支持下,这些偏远地区的乡镇园园长、老师也获得了很多到城市优质幼儿园体验、学习的机会。
 
去年,参观成都市第十六幼儿园和蒲江县幼儿园后,沙龙镇杨仲冬园长说:“我们和人家的差距太大了。”最让她感慨的是:这些城市幼儿园顺应儿童发展,跟随儿童的步伐,而不是让孩子按照老师的套路去走。孩子们早早地表现出独立自主,做游戏都是自己协商,老师只是辅助支持。
 
一回到沙龙镇,她便组织老师们开会研讨,如何能够让本地区的幼儿园也往这个方向发展。“做游戏,布置教室环境,不用太花哨,但呈现的是孩子们的东西。”现在的主题墙上,更多是孩子们稚嫩的笔触,不完美,却真实可爱,更能打动人心。
 
“学前教育太有意思了”
离开沙龙镇那天,我更深地见识了儿童心理和行为的复杂性,意识到幼儿教育的不易与重要。
 
那天中午,太阳火辣辣地打在水泥地上,4岁的小钢却顶着烈日趴在操场上哭泣,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。原因是,排队回教室时他的队首位置被人抢了,他成了第二。
 
“小钢不哭,我们现在就追上同学们,排在第一好不好?”我蹲下来哄他,回应我的却是更尖锐的哭声。另一位老师也两次来哄他,想抱他回教室,他却死命挣扎。
 
直到50多岁、经验丰富的杨丽芬老师过来说:“小钢,谁欺负你了,我带你上去批评他。”他这才停止了哭泣,跟着杨老师回了教室。在路上,杨老师开始跟他讲道理,缓和他的情绪。进教室后,面对排第一的孩子,杨老师再次跟小钢说:“我问他了,这次是他穿鞋穿得更快,排在了第一,所以下次你穿鞋要更快一点好吗?”小钢点点头,回到了座位上。
 
“他每天都要哭两三次,全校老师都认识他。”杨老师告诉我,“但他非常聪明,小班的时候就能把故事书的字全部认完,有点智力超常。”
 
这时,我想起他就是第一天模仿其他小孩、却又重复而机械地前来抱我的小男孩;上科学课时反应极为迅速,对冰、水、水蒸汽如何转化都有着准确认知的小男孩也是他。我想起侯莉敏教授的一句总结,老师们需要对不同的孩子有深入的了解和认知,采用不同的方法、更有耐心更包容地对待他们。
 
 
沙龙镇幼儿园,中班的孩子在阅读课上坐在走廊上阅读绘本
这是对老师们非常高的要求,也是乐平专家培训中非常重要的部分。除此之外,乐平还计划在今年9月份开启对幼儿家长的培训和干预工作,以便能全面地支持孩子的成长,尤其是应对留守儿童的困境。
 
“学前教育太有意思了。我在这个项目做了五年,以后也还想做下去,希望能让这些农村的孩子们未来多一些选择。”刘珂说。在结束了云南乡村幼儿园探访后,她又坐上了去往西宁的飞机,再转5个小时火车去德令哈,然后再坐几小时的大巴下到乡镇,去探访那里的项目幼儿园。
 
只愿她们的努力,能为地处中国乡村的孩子们,带去更丰富快乐的童年和更光明的未来。
 
 
在沙龙镇幼儿园,我一举起手机拍照,所有小朋友都拥了上来,对着镜头露出天真的笑脸
如果您想助力农村幼儿获得有质量的学前教育,请点击【支持农村幼师成长】,或扫描下方二维码,或微信登录钱包,腾讯公益,搜索【支持农村幼师成长】,为促进教育公平献出力量。
 
 
关于体验官
 
萤火计划公益体验项目是由腾讯新闻、腾讯公益联合发起,将内容生产与公益体验相结合的创新项目。
 
该项目通过邀请、组织具备新闻采写能力并对公益实践有浓厚兴趣的作者,对公益活动进行观察、体验,生产出有思考、有深度、有观点的多种形式的体验“笔记”。
 
体验官对外招募即将对外开放,敬请期待!
 
腾讯新闻-出品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